訂閱掌聲,每周一則淬鍊的成功祕訣。
x
他說:後悔念台大
運動員的故事

陳彥博

活出自己的樣子

從我跑極地馬拉松開始,父母每年都反對;25歲那年我罹患咽喉癌,只剩四十多公斤,我還是盡全力的跑!跑步很孤獨,但是,能在沒有人的荒漠美景中跑著,你會聽見自己的聲音;看著一次一次完成的公里數,你會知道,你還活著!














雙腳 跑出無限

陳彥博從小就是競速滑輪運動員,高中轉為田徑運動員,從此跑出自信。他在2008年磁北極 650公里大挑戰獲得第三名,是歷屆最年輕完賽的選手,也是他跨入極地賽的起點。2013年加拿大育空700公里極地超馬橫越賽,日夜溫差高達40度的嚴酷比賽,他獲得第三名,亞洲第一人成功完賽。2016年挑戰四大極地超馬大滿貫賽(非洲納米比亞沙漠、中國戈壁沙漠、智利阿他加馬沙漠、南極洲),他獲得總冠軍,也是亞洲第一位總冠軍。

革命逾十年 終獲父母認同

陳彥博陸續挑戰世界7大洲8大站,跑過高溫54度的戈壁沙漠,歷經零下62度的酷寒極地,腳磨破、起水泡是家常便飯,天氣的炙熱,也很容易引起熱衰竭,每參加一次極地賽,就像是跟大自然PK生死。父母難免擔憂與反對,卻也無法阻止陳彥博熱愛跑步和冒險。「他們每年都極力反對我參加,我還是用盡全力去跑。」陳彥博說。
終於,2016年「中國戈壁沙漠」站,陳彥博的父母首度到現場看他比賽、為他加油!「當小幫手說出,爸媽會到戈壁站的終點等我,其實我很焦慮,一方面擔心他們的安全,一方面擔心比賽。」

即使焦慮,陳彥博看到父母在終點時,內心充滿感動。「雖然他們的表情是擔憂、也是期盼,但終於認同我做的事,即使知道我這次名次追不回第一,也要努力衝回終點。」陳彥博笑說,彷彿烈士革命十多年,終於成功。

跑極地馬拉松,腳磨破、起水泡是家常便飯,天氣的炙熱,也很容易引起熱衰竭。


罹癌 也無法澆熄熱情

生命有時也會開玩笑!陳彥博2011年因為咳嗽久病不癒而到醫院檢查,不菸不酒、運動習慣良好的他,竟然罹患咽喉癌,除了開刀手術切除,還做了化療,體重一度掉到40多公斤。

醫生建議他,遠離過於激烈的運動,但手術後兩個月,陳彥博參加希臘移地訓練比賽,鳴槍開跑的20分鐘後,傷口破裂、看著原本落後的選手跑在他前面,在國際賽事很少排名吊車尾,到了飯店卻氣到丟掉跑鞋。

陳彥博不甘心、不放棄,花了快兩年,才終於練回手術前的體能狀況。剛開始,他甚至連吞口水、喘氣都會痛,為何堅持走這條路?陳彥博說,在沒有人的地方跑著,看到荒野美麗的風景,自己一次一次地完成公里數,你會知道你還活著!沒有任何事情,比野外訓練、穿梭山林更快樂。

陳彥博常在山林間練跑、加強體能。


為了適應酷寒天氣,也跟企業商借零下20度冰庫訓練。

出發,挑戰人生的無限可能

每場賽事,都是全新的「出發」,也更接近夢想。從2011年開始,陳彥博每年到全台的國高中演講,鼓勵學生勇敢做夢、朝夢想前進。面對每場上百位觀眾,陳彥博總是談笑風生,很難想像原本的他,講話會發抖、頭也永遠低低的。

陳彥博每年到國高中演講,鼓勵學生勇敢做夢。

陳彥博的改變,來自他讀成淵高中時的教練潘瑞根。教練不只教陳彥博田徑技巧,也教他運動以外的技能,例如:穿西裝練習說話、對大眾演講,做投影片簡報,甚至寫選手日記。
陳彥博為了出國比賽找贊助,學著對企業主說明,也學會製作精彩簡報;原本不會講話,他就對著鏡子一直練習;原本不會英文,他就土法煉鋼用Google翻譯一字一字的查;每年全台巡迴演講,練台風、也練膽量。

陳彥博與夢想推手潘瑞根教練。




極地馬拉松之後 傳遞體驗式冒險

運動員總有年紀和體力上的生理限制,但陳彥博不認為這是侷限,反而認為「跑步是一輩子的事!」他說,有人跑到72歲還在跑,年齡不會是天花板。但他也為下一步努力著,想開「Run for Dream」跑班課程,也持續考戶外冒險耐力運動的證照,帶領其他人跟他一起體會野外冒險的快樂跟成就感。

曾經,陳彥博也因為找不到人生目標而茫然摸索,不過,當他從跑步中找到自信,而且清楚知道這是他要的方向之後,他把握分秒、全速前進,即便生病罹癌、父母反對,他也繼續用雙腳跑遍世界。
陳彥博,一位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,而非活在別人束縛之下的運動員。

previous arrow
next arrow
previous arrownext arrow
Shadow
Slider
一零四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©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