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掌聲,每周一則淬鍊的成功祕訣。
x
教育工作者的故事

嚴天浩

認真 就是ㄍㄧㄥ到極限

基測結束後,我把書燒了拿來烤雞腿,因為實在太沮喪!以前在台中大肚山偏鄉,成績很不錯,搬到繁華的台北,瞬間吊車尾,覺得怎麼拼也拼不過資源豐富的城市小孩。所以我拍教學影片讓知識沒有邊界,每一個孩子都有資源、有趣的學習,當我聽到學生說『嚴巴哥哥我懂了』所有辛苦,都值了!








放棄科技薪貴 投身社會企業

成大化學系畢業,是許多科技大廠搶要的人才。嚴天浩創辦LIS(Learning is Science)線上教學平台後,曾到友達光電演講分享LIS計畫,台下人資直接要他去應徵,但他還是熱衷影片教學。

嚴天浩從偏鄉到都市,大學當家教,也課輔偏鄉孩子,對於「教育資源公平」很有體悟。從大三開始號召同儕拍教學影片,申請成大天使基金兩萬元,從大學畢業時的4人團隊,目前已擴充到12人,截至目前已拍攝超過150支教學影片。年僅28歲,已是科技部大學科普計劃的評審委員,也是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會第2屆委員。




窮到只剩一千元 父母只求別啃老

創業何其容易,尤其嚴天浩面對的是網紅當道、人人自媒體、以及教學影片平台所在多有的開放環境。嚴天浩和夥伴們在學期間錄了四十幾支影片,對學校教授、教學機構提案,卻少有人回應;看到網路上有人錄了上千支教學影片,自己當時才30支,也曾懷疑自己到底在做什麼;為了邀請企業贊助,發了超過上百封信件,不是已讀不回,就是被總機掛電話,他甚至窮到只剩一千元;還有補習班的人建議他直接放棄,找其他工作養活自己。

Giver企業鴻海教育基金會邀請嚴天浩在愛心園遊會上做實驗分享

相比大學同學進入台積電、聯發科等大廠,高薪指日可待,嚴天浩的父母只求他不要成為啃老族。創業夥伴也面臨家人壓力甚至起衝突,期許大夥趕快找份好的工作、再三年沒有成績就請找正常的工作;為了安撫家人,創業夥伴只好晚上繼續兼差,賺足一般上班族的薪水。




理科切入 同中求異

嚴天浩向台東「孩子的書屋」負責人陳爸請益,陳爸一語道破:「你們只是用想像在幫助偏鄉孩子,但你們了解這群孩子嗎?」整整一年,嚴天浩和夥伴不斷修改課綱、改版影片,希望孩子了解上課內容,直到陳爸說出:「能讓台東這群孩子願意上LIS的課,其他地方也可以!」

LIS改寫5-9年級自然科的課綱,還接到國小來電,想取得授權貼在學校。



嚴天浩不再盲目追求影片的觀看次數,2016年,他從線上轉進實體校園,直接和國高中理化老師分享,專注經營自然科、理化老師社群,切入沒有人做的科學史,改寫自然科課綱,用生動的腳本拍攝,讓原本枯燥的內容變得有趣。截至目前,已有超過一成的國中理化老師使用LIS的教材,每年影響三萬名國中生,從沒沒無聞到有教科書出版社找上門合作;學校校長打電話給他,想要取得科學史脈絡圖的授權,貼在走廊讓學生直接學習。

嚴天浩說:「當老師回饋,用了教材後,學生上課的氣氛都不一樣了,我們知道這才是LIS想做的事。」

跟國中自然科老師分享教材。
為拍影片讓學生覺得有趣,嚴天浩常穿戲服扮演 。



Giver 陳爸啟發 路更長更遠

台東「孩子的書屋」負責人陳爸是嚴天浩的Giver貴人,不只點出LIS草創初期的盲點,也是LIS第一位贊助者。嚴天浩每周到台東偏鄉課輔學生,也是他真實和學生互動,不斷改善影片的機會。

曾經,在LIS最低潮的時候,有補習班找上門,想買斷LIS教材的影片版權。嚴天浩和夥伴非常掙扎!拒絕了,兩個月後可能發不出薪水;接受了,有金援,但影片只能在補習班平台看。因為違背創業初衷─免費教學影片大家看,讓教育公平,他們忍痛拒絕送上門的資金。

Giver企業美光科技成為第一個贊助LIS的科技公司。


LIS資金來源,多數來自於企業贊助(鴻海教育基金會之前贊助了兩年,美光科技則從2018年開始)、少部分來自於小額捐款、延伸服務,例如都市的營隊課程或是教師研習,今年也預計啟動群眾集資的計畫,期盼更多人能一起成就孩子們的未來。




用天使初衷 戰勝魔鬼

為了募款,嚴天浩年初都要寫email、打電話,他自我調侃:「就是無限輪迴地找別人來拒絕我!」總在最困頓、最缺錢、最想投降的時候,想到台東陳爸曾經吃六個月的泡麵也要繼續「孩子的書屋」,嚴天浩告訴自己,做對的事,被拒絕也不算什麼吧!

曾經被質疑,學生不考試就不念書,怎麼可能會看教學影片?但有學生問他:「嚴巴哥哥,你影片可不可以出快一點?」因為他已經全部看完了!

側拍
花絮
側拍花絮
為您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