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掌聲,每周一則淬鍊的成功祕訣。
x
創業家的故事
何炳霖
感謝挫折  讓苦澀回甘
高中念辭修,被人嗆『看三小!』就和同學約打架;看別人打架,被說是吆喝助威;沒事放鬆喜歡吹口哨,也被記警告。點數集滿了,我都不知道,高一放暑假,快樂坐校車回家,等我的竟是退學通知單。看到父母失望的表情,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人生有這麼痛苦的事。

何炳霖,高雄人,55歲,cama現烘連鎖咖啡品牌創辦人兼董事長,目前擁有約120家店,兩成直營、八成加盟,年營收約七億。2006年創辦cama之前,在廣告行銷領域超過18年,曾在國華廣告擔任業務,在前日商聯旭廣告(ADK)擔任客戶群總監GAD,在花仙子擔任行銷經理,在美商李奧貝納廣告擔任客戶群總監GAD。

叛逆青春,愈打交情愈好

何炳霖高中其實是班長,記了不少功,原以為功過可以相抵,事實不然!連他在廁所輕鬆吹口哨,廁所出來也被教官記警告,年少輕狂血氣方剛,教官愈不准,他卻愈想做。辭修高一被退學,國文恩師介紹他去念大誠高中,但他高二又休學,寧願和打架咖一起蹲補習班。

叛逆青春講義氣,還真的打出好交情!何炳霖父母本來在重慶北路開麵包雜貨店,結果父親投資海產店失利,對方捲款潛逃,何家六口連住的地方都沒有,一家人被打散了,收留他住宿吃飯的都是打架咖,其中一位張國祥目前是全球知名美商Devolver Digital亞太地區副總裁,曾經參與MMO《魔劍(Shadowbane)》等遊戲軟體專案開發,也在北京大學軟件與微電子學院擔任副教授。兩人愈老愈好,近年碰面還會一起給張媽媽上香,何炳霖感謝張媽媽、以及當年另一位收容他的劉媽媽,對他視如己出。
來不及說謝

月光族擺攤 一卡皮箱學會放下身段

高中玩過一輪,何炳霖用同等學歷擠進那個年代的大學窄門,考上文化大學大傳系。畢業後,曾在花仙子擔任行銷經理,當時花仙子準備從上櫃轉上市,開放員工認股,他有二十張扣打,但他沒錢,於是他和太太在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的珍珠城大戲院前(現已歇業)擺攤賣飾品。
花仙子董事長王堯倫(右一,已逝)是最疼愛與最器重何炳霖的老闆。圖為何炳霖(左一)主持花仙子行銷抽獎活動。

「你不知道,打開皮箱要多大的勇氣!」何炳霖超怕沒生意,尤其刮風下雨更顯孤單,經常連雙手都顯多餘,只能東擦西抺的自己裝忙。他更擔心碰到認識的人,怕被笑。那時他已掌握花仙子一年三、四千萬的廣告費,尼爾森行銷研究顧問公司的人經常要到花仙子向他簡報市場訊息,尼爾森辦公室就在他擺攤的附近,他超怕遇到尼爾森的人。何炳霖笑說,雖然成功躲過尼爾森,卻碰到之前廣告公司的副總,還看到花仙子老闆全家到珍珠城大戲院看電影,他和太太趕快丟下攤子躲起來。
花仙子董事長王堯倫(左一,已逝)是最疼愛與最器重何炳霖的老闆。圖為何炳霖(右二)主持花仙子行銷抽獎活動。

何炳霖發揮廣告行銷專長,三個月賺十萬,成功認股。他不吆喝攬客,但會商品陳列、舖上好看的底布、寫POP海報,選在燈光好、有spotlight的位置,放上貴森森的郵購DM賣1280元、他賣700元,他也清楚知道他的消費族群是中年婦女和外傭,第一次自己一人擺攤,當天業績破萬,打敗附近一起擺攤的港仔。
創業家,與問題共舞

先蹲後跳,穩紮穩打

「那天,我忙著開會,但我太太硬要和我吃中飯。她突然拿出一張超音波照片,原來我要當爸爸了!然後兩人就哭成一團。」何炳霖和太太原本只想當「頂客族」,結婚十年才生兒子,迎接老天賜予的生命之禮,他用創業為一家三口打拼。

不過,何炳霖當時已是廣告公司的高階主管,貿然投入創業,機會成本也高!他請太太先負責現場,他當背後金主和管理者,他下班後,再去現場看看。夫妻同心先賣過果醋和複合式餐飲,逐漸懂得創業開店是怎麼回事之後,他想開一家「可以複製」的店,於是創立cama。

「我媽說,我小時候學走路,一定是一步踩得很穩,再踏向下一步。」何炳霖對創業保守小心,總先想最壞的打算,承擔可以冒的風險,對咖啡以外的品項和加盟制度也顯得小心翼翼,和年少輕狂的恣意妄為很不同。何炳霖說,這是缺點,也是優點,三次創業最叫他心痛的,不是誤判消費族群、不是忽略淡旺季之分、不是禮盒滯銷,而是人心背叛與人性衝擊,工讀生一路栽培四年到店長,到頭來卻作帳三百多萬。

不斷解決,不斷成長

「以前花仙子老闆和我說,企業是一條不歸路,現在,我更深刻體會企業就是不斷的成長,責任也會愈來愈重。」為了確保咖啡品質核心,何炳霖考取美國精品咖啡協會SCAA國際咖啡杯測師資格;為了cama永續經營,他忙IPO首次公開發行,準備讓cama上櫃。何炳霖說,cama沒有很偉大,比不上營收上百億的大企業,正因如此,更需藉由IPO導入制度,吸引更好的人才。當年他和太太遭員工背叛作帳三百多萬,太太曾崩潰痛哭,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得這麼傷心,他擦乾對人性失望的眼淚,檢討環境制度疏漏,趕緊建立防堵機制。
從一顆生豆,到一杯咖啡,cama從當年平價外帶咖啡的一家小店,發展成全國連鎖咖啡品牌,並尋找東南亞的海外合作夥伴,何炳霖感謝曾經傷害他的人,更感念曾經幫他的貴人!包括高中時期收留他的同學媽媽,對他疼愛有加的花仙子創辦人王堯倫,以及當初支持他創業的父親,雖然這些貴人已經離世,來不及喝到現在的cama café。創業超過十五年,何炳霖已把問題當成常態,只有不斷解決每一個問題,串連學習和教訓才能成就目前的大局。
當初的苦澀,已是甘甜。
側拍
花絮
側拍花絮
為您推薦